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海燕

合唱表演形式还是多样化好

作者:中国合唱协会 高伟   来源:  已浏览【】次 文字:【】【】【
  已不记得有多少年了,台上的合唱演出总是那种“长城、方砖”的单一模式。换言之是一种非常严肃,不可逾越的统一服装的连队排列方式。不可否认这种沿袭下来的演唱形式,有其能发展至今的理由,因为歌唱的内容及群众歌咏活动通常要体现出整体性、时代性,或者是一种精神风貌,所以往往合唱团的组织者、指挥者都在努力要求演唱时整齐划一。
  当年的合唱作品也大都是高昂有力,尽量追求辉煌的效果,所以声部的排放也是女声站前,男声在后,形成声部的群感,而在这种模式形成之后,就很少有领导者、指挥家再去从演唱形式上开拓、寻求其它更贴近生活、更能体现愉悦心情,表达音乐的新形式了。
  其实,我们中华民族在群体歌唱的表现上有很多独到的形式,如贵州侗族大歌、云南少数民族的对山歌,广西“刘三姐”式的对歌等等。从专业创作上看,我们都知道冼星海的不朽之作《黄河大合唱》借鉴的是欧洲传统模式,在中国乃至世界影响深远。但他在“黄河大合唱”之后又创作了带有故事情节、有人物、有道具、表演性的《九一八大合唱》、《生产大合唱》。20世纪60年代又出现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东方红》及《长征组歌》,表演上更象清唱剧,更带人物化、个性化、发挥了合唱团造型功能,给听众一种震撼的感染力。又加之一些歌舞表演团体倡导“歌唱演员跳起来,舞蹈演员唱起来”,使舞台上色彩斑斓,观众也很欢迎。
  近年来,很多到中国来演出的合唱团,如芬兰、德国、挪威、瑞典、斯洛文尼亚,以及多次到中国演唱的美国杨伯翰大学合唱团,他们的演唱形式多样化,表演松驰自然,都曾经使我们耳目一新,视听的美感效果俱佳。当然象杨伯翰大学合唱团的舞蹈性更强烈一些,为一般合唱团望尘莫及。
  1998年我去波兰担任国际合唱节评委,欣赏到很多优秀合唱团的演出。其中美国旧金山一支由中学生组成的“山地合唱团”成员中有白皮肤、黄皮肤、黑皮肤的学生组成,女生多于男生,在他们演唱无伴奏合唱、圣歌时,仍保持着那种传统模式。但在演唱黑人灵歌时,随着音乐性格的变化,队形也开始变化,第一排的演员开始做出舞蹈性的动作甚至踢踏舞出现了,把地板震的口当口当响,神态、心态、表情的自然流露马上感染了听众,情不自禁地跟随他们拍手,场面活跃甚至有点“坐不住”了,真想跟着他们唱、舞。这支合唱团的演唱并没有影响音质,和声,复调合唱因素的发挥,在场的评委一致给予高分,他们获得了国际合唱节的第一名。同样还是这支合唱团,我又与他们相逢在2000年奥地利林茨的国际奥林匹克合唱大赛时,他们的演唱仍然获得各方赞誉,名列前茅,这说明了国际合唱界对该团的这种新风格,新形式都持肯定的态度。
  2000年我在西班牙担任国际合唱节评委时,听到26个国家合唱团的演出,其中拉脱维亚riga合唱团,演唱了一首带有情节的合唱,开始时舞台灯光转暗,*指挥手中的一支小灯指挥演唱了近一分钟,当演员们手中的小灯光先后亮起来后,便从站台上走下来围成几个小圈子唱,其间还变换了几次队形唱,最后舞台灯光全亮起来,他们又恢复到原来的队形,接着演唱了一段合唱性非常强的音乐,在整个演唱过程中全场一千余听众几乎安静得连一个小动作都没有,摒住呼吸,全身心地随着演员的表演,投入到音乐中去,可以想象这种表演的感染力是多么使人心醉。
  南非约翰内斯堡有一个6人男声组合,除领唱、合唱外还有舞台道具,还要表演舞蹈,没有任何时空限制,合唱声音也非常谐合。由此启发笔者,当我们演唱歌剧合唱选段的时候,为何不可以增加点戏剧场面,使人更容易理解合唱的内容。 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们审美水平的提高,现实生活中充满了新的灵动,给我们音乐的发展提供了新空间,我们的眼界也逐渐开阔。多元化的演唱形式,当然应从作品表现的内容出发,不能牵强造作;在演唱具有节奏感很强甚或带有舞蹈性的作品时,我们仍然呆板的欲动而不为,就会使人不满足、不过瘾了,毕竟听演唱最终应该使人愉悦心灵,释放情感。在表演上,演唱者随着音乐的发展,肢体的律动,击掌投足增强了音乐感染力,值得注意的是,这不能又沦为另一种新的模式,而必须从音乐内容本身出发,而不要使非音乐因素的表演喧宾夺主。
  总之,我觉得在合唱的演唱形式问题上可以借鉴的东西很多,而且要大胆尝试丰富群众合唱表演形式,而不能千篇一律,固守几种陈旧的模式。当然,我也不赞成那些非音乐因素(非歌唱内容所需的)牵强附会程式化的动作,如左右摇摆,一会儿统一向左看,一会儿又统一向右看,甚至上台时手在背后藏一束花,演唱到最后突然举出来摇动之类的表演,这些外在浮浅的东西,不应是我们追求的。各种合唱表演形式的探索、发展,只应使合唱艺术创新发展,而不是为了其他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摘自《音乐周报》  歌友杨扬推荐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