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团员谈艺

曹光平作品音乐会研讨会各位专家发言记录

作者:朱辉记录整理   来源:  已浏览【】次 文字:【】【】【
昨天的音乐会展现了曹光平不同时期的一部分作品。4个合唱团都是北京市业余团中水平较高的,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么难的作品,尤其是最后一个作品有一定难度。这是中国合唱作品创作界的大喜事,田玉斌理事长说:春风来了!
陈光辉:(广东合唱协会副会长)
这场音乐会是中国近代合唱界的重要事情,作品的技法既现代又民族,风格不同,有可听性、充满诗韵、非常感人。这些作品可以在国内合唱团推广,因为国内合唱团很需要,需要这样有难度的作品让大家走到新的高度。
作品的特点是乐句与复调持续不断,非常延绵,与以往的作品有不同的东西,让你心灵感受到震撼,所以音乐会是很成功的。我们的目的是希望有更多的作曲家有新的作品。
戴雨吾:(作曲家)
1、曹老师执着勤奋,工作忙碌仍坚持采风、创作,所以会有所作为,既有小品又有大型的,很丰富。他的作品着意于环境的渲染烘托和情景描述,很有色彩,给人听觉上的享受,更有戏剧性和震撼力。这次听了《长恨歌》这种大型作品,觉得很难写!语言表达很清晰,语调和音调结合做得好。打击乐运用令人震撼,把悲剧淋漓尽致表现在我们面前。
2、对《长恨歌》的建议:如有两段旋律更强的段落会让人记得更清楚,现代技法不要排斥和忽视旋律的表现手法。
李吉提:(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、作品分析教研室主任)
第一次有机会听曹先生的音乐会,印象很好。现在评价作品用三性:民族性、时代性、个性。民族性是有一个漫长的历史,时代性是是否有时代风格。其中个性的圈最小,但个性最重要。大路货风格都差不多,你更有特点人家就会让你写。艺术就是要看特点,当然个性化也包含着时代和民族给他的影响。昨天音乐会最突出就是很个性化。这个个性化包括了所代表的民族文化和时代特点。
具体他的个性化:
1、非常色彩性。不光是声乐技术的色彩性、乐队运用的色彩性,还包括民族风格特色,很绚烂很诗意。这个诗意也包括戏剧性往事的联想,给人打开一个很宽的空间。
2、创作的定位很清楚。我想他主要想解决合唱音乐的提高问题,而不是普及问题。因为昨天的节目相当难相当难,我都没想到几个业余合唱队能把它唱下来,真是很不容易。当然,作为高校老师本来重点就是搞提高的问题。平常说批判学院派,好像学院派是一个很迂腐不好的概念。其实学院派概念最早提出是针对原生态、民俗原本的文化而说的。他好的意义就是要提高,要精致的。除去他迂腐脱离群众这一面,提高和精致还是需要的。为什么要搞高校,还是要解决提高问题,所以音乐会难一点,技术性问题多一点,从专业角度看可能是一个提高的契机。一个团可能要排好几次,不是一下就能吃下来,但这次一旦吃下来了,以后再遇到这些问题就不发怵了。西方都能啃下我们中国的很个性的东西(带京剧锣鼓的东西),我们中国自己能啃下这样难的东西对提高是有好处的,这是从积极方面讲。当然如果离得太远,他够不着了引不起共鸣了就没兴趣了。昨天的音乐会属于大家能够着又有点吃力的状态,所以又要抓紧提高的事情又不能定位太高,太高就出现了脱离。在大城市的合唱团还可以,中小城市困难一些。对发展中国合唱事业有好处。
要解决的东西很多:
曹老师作品的调和和声与传统有很大区别,不是功能性的,很色彩,和声很多也不是三度叠置的,有很多二度的等等,能出来一些很色彩的音响,现代技法的和声与调的问题比较难。
另外是无伴奏声部的平衡和音准问题比较难,等乐器声(长笛或钢琴)出来发觉音没对上,技术上要求比较多。
还有就是声乐的器乐化技术应用问题,曹先生的作品里用了很多器乐化技巧,把人声当乐队用、当器乐曲用,这个现在在西方很流行,比如无伴奏合唱“野蜂飞舞”中的小提琴快弓、低音弹拨完全是人声唱的,这个很难。
诸多问题的提出对中国的合唱队的提高很有好处,无论是调问题、和声问题、无伴奏合唱的声部平衡问题、人声的器乐化技术应用问题,以及整个民族文化知识含量的拓宽对大家都很有好处。比如各民族的风格如何掌握。民族文化知识的面拓得较宽,包括像《长恨歌》、《诗经》这样的历史文化含量。所以这个音乐会起的提高作用包括技术提高,也包括我们对自己民族传统、历史文化知识的拓宽都带来很丰富的营养。
艺术能否用最简单的办法达到很好效果,这样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,比如齐白石画的小鸡一笔完成。曹先生在乐队运用上有这样特点,有时只用一只中音长笛或几件乐器就代替了一个大乐队,如果合唱中更发挥这点就更好。现在合唱中是否一定要用那么多很难的技术?毕竟他们唱起来很费劲,有听众说好听是很好听,但是真难。还有长恨歌中的朗诵硬了点,不够从容,是否能更符合中国古典诗词的韵味。
蓬勃:(著名合唱指挥家、音乐教育家;中国合唱协会常务理事、指挥委员会主任)
音乐会很成功。昨天几个合唱团大力支持很好,各个合唱团表现得很好。中国合唱写作的思路基本是四部和声,其实合唱是一门独立艺术,他与歌剧中的合唱不是一回事,不在一个领域。咱们的团到国外参赛有时会唱外国歌剧选曲,让评委大跌眼镜。曹先生的创作让中国合唱团有了符合世界潮流的作品。音乐色彩的应用上比传统手法更符合表现的潮流。现在的合唱不光是从和声、复调、多声部来表现音乐,他更多从营造音响环境方面做了很多探索。音乐会有的作品很喜欢。《长恨歌》用了简单乐队,音乐表现上更有张力,在音乐会中很压得住台。几个合唱团中两个我很熟悉,一是杨老师的团,另一是海燕。这两年对海燕一直很关注,这几年进步很大很努力,《长恨歌》完成到那个程度非常非常好。唱这样的作品合唱团会感觉到吃力会感觉有难度,但不这样唱,按传统的唱,我们会感觉我们和别人没生活在一个时代。90年时我们有的团唱《蓝色多瑙河》,当时的国际合唱主席(美国人)说这首歌50年代在西方很流行,现在又过去了20多年,我们再写这些更过时了。曹老师用探索的态度写,尊重传统,也看好现在的音乐表现手法,现在的流行过些年又会成为传统。我们合唱团需要这些作品,曹老师做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,合唱团要勇于接受排练和演唱这样的作品,哪怕第一次没那么成功,以后再完善。
李刚:(教授)
昨天的作品非常好。《长恨歌》原来是无伴奏,这版改了。如用管弦乐伴奏是不效果会更好?朗诵部分是不是可按古诗韵来吟诵。
杨鸿年:(中国著名指挥家、教育家)
这次的音乐会,业余团很不简单。曹老师的作品对作曲界有很大推动。这是最省钱的一次音乐会,各团都是自己花钱。唱合唱唱的是音乐,唱的是文化。大家辛苦了,但也快乐了,提高了。这次作品对各团都是挑战。中国合唱发展很快,可是专业的越来越没生命力。音乐会开演前我还担心,一个人写的作品会不会引起听觉疲劳?到终场时我放心了,没人走,很成功。音乐离不开计算,但只以计算来做创作手段一定会不成功。曹老师遵循了一条原则: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。脱离了传统不可能。要从美学上归纳好作品。曹老师很注重人声表现,他的作品很难分清哪个是有伴奏,哪个是无伴奏,因为有伴奏的有的也是伴奏变成背景了。昨天我抱了黄鸿,我觉得《长恨歌》真是一个大的挑战,太难了!四个团的作品挑战性最强的是《长恨歌》。
 
田晓宝:(中国高师合唱学术委员会副主任,中国音协合唱联盟副主席,湖北省合唱协会会长,湖北省高校音乐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)
音乐会很不容易。04年我们去不莱梅参加现代合唱比赛,当时没作品找人写了《工尺谱》等。当时听到《纳木错》很震惊,技术、声音、音乐都很棒。后来知道了曹老师。他的音乐最大特点是创新型,这是他创作思想中最重要的核心,也是中国合唱的重要部分。20世纪从国外传进合唱,中间受到俄罗斯影响,又受欧洲影响,想想零几年出去比赛找不到作品。为什么昨天音乐会表达了很多现代意识?这么多年中国作曲家很纠结,现在终于探索出用中国音乐元素与西方合唱概念结合,闯过这一关这些年中国合唱以最快速度进入现代合唱写作。
纠结了一个世纪,探索出了这样一个东西,当然不止这一条路,这是一个探索方式。同时中国合唱已在20世纪21世纪大量写作出来了,这次金钟奖100多首新曲目。
曹老师作品给指挥、合唱团提供了很多空间,这次几首曲目很不错。2011年我们“TianKong”去美国演出得到的评价是:独特性、震撼、美好。他们最喜欢的作品是《纳木错》。他的作品处理上有很大的空间,队形、声音,也颠覆了指挥,把指挥扔进队形等等,与合唱团融为一体。总之曹老师音乐对21世纪中国合唱进入现代世界合唱的探索很有价值。
赵登安:(北京金融爱乐合唱团指挥)
作品偏难了,但多听两遍就记住了,很朴素,很好听。《海菜腔》不太适合合唱唱。希望曹老师再写些旋律性强点的。
黄鸿:(北京海燕合唱团指挥)
业余合唱团有愿望唱好的新的作品,他们看书和学习的能力很强。整个过程很痛苦,但后来感觉很好。好东西听一遍不行,不可能完全知道好在哪里。我们的作品能不能再唱?只唱一遍太可惜了!(杨鸿年插话:这个团真是好样的!潜力很大。我为什么选这个团唱《长恨歌》,就是田老师音乐会时给你们排《来世今生》你们很顺畅表演下来,你们精神面貌也好,上次看到音乐会和结束后的精神面貌,那时下的决心选你们。)
 
朱辉团长根据现场录音整理